新华报业网 > 江苏 > 社会 > 正文
专项整治“丑书”“怪书”引热议,以丑为美的背后是名利作祟
2022/04/13 21:07  新华报业网  

  交汇点讯 近日,国家新闻出版署、国家广播电视总局联合印发《关于开展新闻出版、广播电视领域不规范使用汉字问题专项整治工作的通知》,要求对出版物、电视和网络视听节目等汉字使用情况开展全面自查清理,矛头直指近年来兴起的“丑书”“怪书”类信息化字体产品。为何“丑书”“怪书”会大行其道,甚至喧宾夺主?界定“丑书”“怪书”的标准是什么?如何让汉字“返璞归真”?通知一出,引发各方热议。

  “丑书”“怪书”堂而皇之进入字库

  从大学开始算起,南京的90后段鑫有6年的手账制作经验,自称是个“骨灰级”爱好者。为了让手账“更可爱、更有个性”,她往往会自创手写字体。“比如,书写时故意不写在一条直线上,而是上下摆动,为的是‘让字体显得生动’;偏旁与部首之间拉开距离,或是偏旁部首不对称、一大一小;把汉字笔画全部变成直线……”段鑫一边分享心得,一边在纸上给记者演示汉字“的”的写法。在她笔下,左边的“白”和右边的“勺”被“分了家”,变成了“白勺”。

  近年来,以水彩绘画、手写记录等为主要形式的手账成为越来越多年轻人记录生活、彰显个性的生活方式,而盐系字体、奶酪体等手写字体则成为手账的“标配”。记者搜索发现,不少视频网站上有大量关于手写字体的专门教程。比如,B站上一款名为“可爱中文日常手写体”的教程,播放量已超过7万次。视频中,“up主”将自己的书写经验总结为四点:简化掉汉字原有撇捺等笔锋;增加笔画间距;将原有字形变得歪歪扭扭;把部首缩小或变窄。不少网友在底下留言:“教程实用,自己研究好久都不会。”“好好看,学到了!”

  手账的书写方式,一定程度上折射出当下不少年轻人的字体偏好。在开放多元的网络平台上,制作一款电脑字体也不再是一件难事。记者了解到,借助自动生成软件,只要会写字,就能制作一款电脑字体。字体制作的“低门槛”,让质量参差不齐的字体产品有了“野蛮生长”的空间,甚至已堂而皇之地进入信息化字库。某字库企业工作人员透露,目前字库中存在不少“丑书”“怪书”乱象,尤其集中表现在手写字体方面。“手写字体,是顺应年轻人追求个性,求新、求变的需求出现的,一些字库企业为了逐利,对一些粗制滥造、缺乏美感、甚至无视汉字笔法的字体‘敞开大门’。”

  记者在一家免费商用字体的网站上看到,在其页面上的简体字体一栏,有约150种字体可供下载,其中大多是个人风格浓郁的手写字体,比如,一款名为“泡泡体”的字体将口字偏旁写为圆形“泡泡”,简介称该字体“书写笔画随意放松,富于变化,充满卡通趣味”。另一款简繁体随意混用的手写字体,则宣称是在“发掘手拙之美”。

  中国中文信息学会汉字字形信息专业委员会主任、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副总裁兼字库业务板总经理张建国告诉记者,字体是否入库,主要靠企业自己审核把关,“作为字库行业协会,中国中文信息学会汉字字形信息专业委员会一直在呼吁行业自律,但行业协会毕竟不是监管部门,没有监管职能。”

  “丑书”“怪书”进入字库,会带来哪些危害?“这些字体会直接影响各类产品的设计美感,对视觉环境造成污染。”张建国说,字体具有传播属性,若“丑书”“怪书”大行其道,特别是被图书、报纸、电视节目、网站等大众媒介广泛运用后,势必会误导公众对字体美丑的判断和审美追求。

  不规范书写带给青少年的危害,让中国书协会员、南京市青年书协副主席程娇龙格外担忧,“我从小在专业老师的指导下临摹汉碑,即便如此,低年级时仍会出现繁简书写交替的情况,很长时间才改过来,可见孩子在认字阶段很容易受到外界影响。如果见惯了‘丑书’‘怪书’,孩子们就不知道什么是汉字的规范书写,很容易误以为汉字可以随便涂抹改写,今天少写一横,明天少点一点。”

  以丑为美的背后是名利作祟

  “作为中华文化的瑰宝,汉语和汉字有其独具特色的美,比如汉语的单音节与四声特征使得它很容易形成明快婉转的韵律,汉字的表意性和构件组合特征使得它让人产生具体可感的意象,写起来也变化多端,画面感十足。”作为从事现代汉语语法研究的资深学者,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研究员王灿龙认为,汉语和汉字之美体现在规范使用之中,如果违背了规范使用的原则,则汉语和汉字之美就会被糟蹋。在他看来,此次两部门联手向“丑书”“怪书”亮剑,不仅非常必要,而且顺应民心,“对于更好地传承中华优秀文化以及发挥汉字书法艺术的独特审美价值和作用等,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丑书”“怪书”为何备受追捧?王灿龙分析认为,近20年来,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快速发展、智能终端的广泛应用和自媒体的迅速兴起,汉字使用的方式、汉字法书依存的媒介及其传播速度等,都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汉字书写上的“追新求异”不仅变得更为便捷,也更容易吸引眼球。“于是,一些人在追新求异的道路上狂奔,有意无意地偏离正常的轨道,抛弃传统的审美观念,最终将汉字书写的‘新’与‘异’演变成‘丑’和‘怪’。”

  程娇龙直言,一些人故意“写丑”“写怪”,不外乎三个原因:流量思维、话语争夺和对自我创作能力不足的掩饰。“很多人写‘丑书’,写出来不但不怕被骂,还就是让你骂的,有了流量他才能变现;一些‘书写者’不愿努力,只想迅速成名,便只好剑走偏锋,借抨击权威以自立门户;还有一类人,他们确实曾经写得好过,但由于自身创作能力的不足,导致在突破自我的时候,走了一条至少是不符合我们时代审美的‘创新’道路。”在她看来,对汉字的亵渎之所以成为一种乱象,也和大众普遍不具备书法专业审美的能力有关,“许多书家或书法理论研究者解析书法时,或者过于空洞,动辄‘翩若惊鸿,矫若游龙’;或者过于专业,‘友好度’不足,导致书法艺术成为普通人难窥堂奥的‘众妙之门’。”

  在东南大学中国艺术发展评价研究院助理研究员方弘毅看来,当下书法的媒介环境发生了变化,以数字媒体为主的传播方式强化了书法的“展览”和“膜拜”功能,“书法家”的光环掩盖了书法本体的价值,为了博取眼球,这类现象自然多了起来。“另一方面,就是我们对待‘历史’这个范畴出现了偏差。”现实中,一些书法人以“丑书”“怪书”来标新,且把它们说成是当代对古人的超越,“这显然是误区”。

  守护汉字之美谁都不能缺席

  通知要求,各级新闻出版、广播电视行政部门要压实管理责任,健全长效机制,引导有关单位严格对出版物、电视和网络视听节目等用字情况进行审核把关,对汉字使用不正确、不规范的问题认真进行整改。

  记者注意到,除了新闻出版、广播电视等行政部门,近期书法协会、字库行业协会等也频频发出倡议,公开抵制“丑书”“怪书”。 比如今年2月,中书协等11家协会、学会联合发出《关于规范使用汉字的倡议》。

  “书法审美和规则的这块阵地,专业书法工作者不去占领,就会有哗众取宠的‘江湖’书法家来占领。”程娇龙认为,各级书协、书画院和书法家、书法理论研究人员要切实承担起社会责任,传递符合书法史发展规律的书法审美观念,告诉大家书法规则形成的历史沿革;书法家在深耕自己的艺术道路的同时,也应放下个人的审美喜好或偏见,把各家各派的不同风格都介绍给书法爱好者,让他们在见识“百花”的基础上,根据个人审美来决定自己到底喜欢什么。

  “目前整个字库行业对抵制‘丑书’‘怪书’,已基本形成共识。”张建国告诉记者,作为国内最大字体厂商,方正字库拥有中文简、繁体字库共2000多款,有一套严谨的内部评审机制,“首先会评判字体本身的艺术审美价值和文化内涵,其次,字体的可识别性、是否符合书写规范,也是考量因素。”结合此次专项整治,方正字库近期选出包含中华精品字库工程字体在内的80款字形优美的中文字体产品,推荐给社会各界使用。但他也坦言,在具体实践中,如何界定“丑书”,仍是一大难点。“希望有关部门能给予更多指导,或出台行业相关规范、标准。”

  在程娇龙看来,首先必须弄清的是,通知中抨击的“丑书”“怪书”究竟该如何理解。“众所周知,扬州八怪也是‘怪’,明末清初的著名书法家傅山也曾说‘宁拙勿巧,宁丑勿媚’,但他们的‘丑’和‘怪’是在尊重书法基本规律的基础上、超越了时代同时又被人们所肯定的一种创新,那些破坏书体基本结构的所谓创新,并不属于书法艺术的范畴。”程娇龙说,笔法作为书法中最基本的元素,是检验书法家创作与创新的试金石。即便是取法钟鼎、碑刻的书写者,也会力图使其“墨迹化”,尽量将损耗的笔法还原。而舍弃毛笔,或“异化”毛笔的使用方法,随意涂画出的所谓作品,连“笔”这一书法的基本工具都放弃了,更遑论笔法;在夺人眼球之外,这些“作品”并不承载任何有书法艺术价值的内容。

  “如果要把握一个总的标准,就是书法风格必须符合中华民族美学精神的价值,不能完全被现代资本所操控。”方弘毅认为,“笔墨当随时代”,新时代的美丑首先要符合书法艺术史源与流的发展路向,最重要的是“出处”;另一方面是与时俱进,紧跟新时代的人民向往。结合书法发展的历史过程来看,如果本身具有风格的意义,则可以成立,如果为了艺术之外的目的去粗制滥造、哗众取宠,甚至以牺牲汉字起码的形态为代价,或者自甘低俗,这就是社会问题,应该整治。“这二者不难区分,只要看背后是不是有媒介或资本在介入和炒作。”

  在法律层面,专项整治也会存在捉襟见肘的尴尬。王灿龙发现,2001年出台的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关于“推行规范汉字”的规定,主要是就使用简体字提出的要求,没有涉及更具体、更细致的汉字使用情况,“目前汉字使用中出现的一些问题是当年所始料未及的”。为此,加快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的修订进程就显得尤为迫切。他透露,国家立法机关和教育部对此高度重视,正在积极推进。“‘丑书’‘怪书’问题不是一朝一夕产生的,也不仅仅是少数单个人的行为,因此对汉字‘丑书’‘怪书’等乱象的整治是一个系统性工程,需要统筹规划、久久为功。”

  新华日报·交汇点记者 冯圆芳 刘浏 陈珺璐 顾敏

标签:
责编:郑亚群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read_image_看图王.jpg
报业网书记头像-吴政隆.png
报业网书记头像-许昆林.png
受权.jpg
微信图片_20220608103224.jpg
cj.jpg
微信图片_20220128155159.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网上不良信息_00.png
动态.jpg